十一月 « 2014 « 网购迷;摩托迷的博客

网购迷;摩托迷的博客

十一月 25, 2014

国税局干部嫌工资低,普通工人呢?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12:58 下午

  国税局在很多人眼中是“金饭碗”,也是每年公务员考试竞争最激烈的热门岗位。可是,江苏连云港市灌云县国税局不少干部职工,心里却窝了一团火,觉得“收入低”、“工资结构不透明”。
  11月21日上午,一些干部职工集结在灌云县国税局大院内,拉起横幅,要求“公开公正”,“反对愚弄”。灌云县国税局职工陈杰(化名)对澎湃新闻称,在这次规范津补贴之前,市、县的收入差距本就比较大,“县国税局科员一年10万左右,市国税局科员一年17万左右。好些人就想方设法要调到市局。”(11月24日澎湃新闻网)
  确实,收入低是让人很憋屈的事情,谁不想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?谁不想自己的生活质量更高一些?因此,面对这些 “收入低”、拉横幅维权的国税职工,我深表同情。
  然而,再细看新闻,笔者心里就不是滋味了。这些嚷嚷着“收入低”的国税职工们,收入真的低吗?到底有多低?据该局职工称“县国税局科员一年10万左右”。我的乖乖隆的咚,一年收入10万还嫌低,那么,一年收入多少不嫌低呢?而与那些在职工人相比,国税局的职工收入低吗?
  一个地方的公务员工资是高还是低,既要横向比也要纵向比,而横向比要与当地的收入水平比,与当地的其它行业工资收入比。
  灌云位于江苏省北部,属于江苏的不发达地区,工资水平属于三类地区,按照江苏省规定,2014年11月执行的人均工资最低标准是1460元。据连云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、市统计局2012年联合发布的公告数据显示,2011年全市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8817元。照此类推,2013年灌云的在岗职工工资不会高到哪里去。 (more…)

十一月 12, 2014

APEC会场可直接访问Facebook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12:19 下午

  APEC 峰会照例光荣、胜利、圆满地闭幕了。中国使尽了种种手段来营造泱泱大国、万国来朝的氛围。在峰会新闻中心里拥挤扎堆的中国记者,无论是来采访写稿的,还是来蹭吃蹭喝打酱油的,都得以与洋大人一道,直接用手机和电脑登陆 Facebook 、Twitter 、Google ,而无需再像平时那样借助代理软体来「翻+啊墙」。这座27万平方米的建筑,在会议周的短短几天内,成了 960 万平方公里资讯围栏中,唯一真正的互联网孤岛。
  APEC 会场可直接用手机和电脑登陆 Facebook 、 Twitter 等,成为国内唯一真正互联网孤岛。
  不过,竟然还有中国媒体大言不惭地盛赞这是中国主办 APEC 的开放自信之举,真不知这是高级黑,还是恬不知耻。
  APEC 会议周开始之前,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10 月 24 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,内里包括 Facebook (脸谱)创始人马克 – 扎克伯格 (Mark Zuckerberg) 。而扎克伯格还利用这段时间会见清华大学校长,在清华经济管理学院全程用中文演讲,着实大秀了一把,赚饱了眼球。虽然扎克伯格是一个受欢迎的人,但是他一手创办的 Facebook 在中国却仍然是违禁品。 (more…)

十一月 11, 2014

古代"驴友"与现代旅游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11:05 上午

  现在这个时代,旅游算是时尚活动之一。中国古人有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”之说,很多人觉得这是挺浪漫的一件事,这证明我们的先人都是早期的驴友——那个时代里,不成驴友都不行,腐败游基本是皇帝才能有的特权。
  古人出门大致除了讨生活之外,文人就只有赶考与游历两种。赶考的目的只有一个:京城,如果很荣幸地成为政府的一员,但又没有留京的户口而外放的话,大概算是能增长点儿见识了。运气不好的话,知府之下的官做来做去的风尘俗吏,倒是饱览各地胜景,尤其是派到偏远地方任职,路上就能走个几个月。不然就是贬官流放,倒是也像个驴友似的远走蛮荒。只是这些东西与旅游没啥相同之处,那些各地一说起来在文人笔下都“山水奇绝”,实际上在现代人看来真不算什么的小景点大多是这么来的。 (more…)

十一月 9, 2014

网易微博的关闭随想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12:32 下午

  依稀记得微博在中国红火的时候,有大V每天早晨看到动辄几十万粉丝的跟帖膜拜,有“类似皇帝早朝批奏折”之感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”,今天竟落得无枝可依、无家可归,进入衰败弥留之际。
  今年11月4日,网易微博突然宣布寿终正寝。3个月前,腾讯宣布放弃微博,不再更新各种功能,只是维持基本运营,任其自生自灭。搜狐微博如今也门庭冷落,连搜狐CEO张朝阳也不再使用本公司的微博账号互动。新浪微博一度引领潮流,傲世莫比,但最近新浪原总编辑、微博名“老沉”的陈彤携数干将离开新浪,被视为“门户”衰败的标志。新浪大V宁财神转让账号,连同几十万粉丝,要价只有五十元人民币。宁财神用一包烟,对微博上的虚名进行了无情的嘲讽。
  微博,中国门户网站的当家花旦,曾经以“WEIBO”进入英文新辞典,不但未能乘风破浪,蓬勃发展,反而进入腐朽、没落、垂死的弥留期,令人感叹其兴也勃焉,亡也忽焉。
  *监管葬送微博前途*
  微博之死的原因何在?有分析称是“后浪效应”,长江后浪推前浪,微信把微博拍死在沙滩上。也有分析称,微博的衰落是没有找对盈利模式。但是,中国网络作家贝带劲认为,是中国互联网管部门对言论的监管,葬送了一个朝阳般蓬勃欲出的新兴产业的前途。
  网络作家贝带劲写道,微博并非传统的纯社交平台,媒体属性一直是它的重要属性,但存在于大陆当局言论管控政治审查的机制下,去媒体化是被动的趋势。对公众事件的呈现和评论是以UGC(用户原创内容)为主的微博保持生命力的重点,但网信办的审查标尺却掐住了墙内社交平台的命门。
  从“谣言500转入罪”发酵到转发传播也危险、讯息紧密封锁敏感词遍地,删帖、禁言、封号,转世党大军逐日雄壮,一条微博就会被喝茶、被拘捕,甚至被定罪,恐惧感直接扼杀了使用的积极性;被需要淡化用户对敏感公众事件的关注又要维持平台的活力,只能往娱乐化上引导,在所难免的副作用是赶走了大批有质量的用户。
  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:今年7月,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(CNNIC)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6月,中国微博用户规模为2.75亿,网民使用率仅为43.6%。较即时通讯、网络新闻、网络游戏、网络购物、网络文学等都要落后。其中,手机微博客用户数为1.89亿,相比2013年底下降794万,其用户数在手机应用中排名第十。 (more…)

十一月 6, 2014

古代盐业专卖的秘密

Filed under: 未分类 — 标签: — admin @ 2:58 下午

  前几天我小范围向一些朋友作了个抽样调查,问了一下食盐现在的零售价,结果20份有效回答中,只有2个人是完全说对的:300克卖2元。答对率只有10%。答错的人,大多误以为是“500克卖2无”或笼统地说“一袋卖2元”。
  300克卖2元,即500克卖3.33元,也就是说,每吨的卖价是6666元。
  再看看沙子的价格。据可靠的信息,沙子的卖价,现在每吨是95元。6666/95=70,也就是说,食盐的价格是沙子价格的70倍。也许你会说,食盐价格与沙子价格没有可比性,但只要稍加探究,就会知道食盐价格与沙子价格是有可比性的,而且,食盐价格比沙子价格,只能是稍贵一点,方为合理。 (more…)



Powered by WordPress